再见!顺德最后一个“麻将村”

麻将作为我国第五大国粹,其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汉代,古代的麻将由竹子、骨头刻制而成,后来慢慢发展成用木头和玉石雕刻,制作工艺较为复杂,成本也很高。到了近代,新型材质的塑料麻将逐渐成为主流。

上世纪70年代末,一位名叫谭清平的顺德人从美国人手里学到麻将制作工艺,生产出了中国第一副有机塑料麻将,并通过低廉的价格迅速占领市场。短短数月,顺德容里的麻将工坊就遍地开花,容里村的麻将产销量一度占据国内市场九成,成为名副其实的“中国麻将第一村”。

专注生产有机塑料麻将,让无数容里人发家致富。鼎盛时期,全村拥有200多家麻将厂,专业工人近3万,年产麻将近百万副,产品畅销海内外。下图为三名工人在搬运麻将生产原料。

一副麻将的生产流程要经历至少十几、二十道大小工序,包括冲压、开料、刻字、上色等,虽然技术门槛不高,但是每个环节都离不开工人的艰辛,容里的麻将制造业是典型的劳动密集型产业。

上图为工人将牌坯放进滚筒

利用水泥浆将四角粗粝的初坯磨成光滑的椭圆状

工人在铲除麻将上的多余色块

麻将分类,并挑出瑕疵品

家庭式作坊是容里最常见的生产单位,1996年,当时的顺德容桂镇政府整合附近100多家麻将厂进入容里工业区内成立“容里麻将村”,配备废水集中处理系统,统一处理废水、废渣。这里的厂房均是一层高的老房子,铁皮顶砖块结构。下图为工人在搬运麻将。

经年累月麻将生产所带来的大量粉尘、废渣,早就堵塞了工业区的下水道,导致一下雨便会有废水、残渣回流泥沙。麻将产业在给容里人带来巨大经济效益的同时,也严重破坏了当地环境,麻将村的空中始终弥漫着一股化学剂气味。下图为生产后随意排放的废水和产生的污泥。

容里麻将村污染严重、土地资源浪费的问题引起了相关部门的重视,经过多方考量,容桂街道决定对容里麻将村进行整体拆迁,破败的麻将生产厂房退出了历史舞台,未来,这里将成为容桂城市核心区东部新城的高档商住区。下图为容里村最后搬迁的一家麻将厂——昌健塑料五金厂。

其实,对于麻将村的老板们来说,转型升级既是大势所趋,也有无法回避的现实压力。在大力提倡机械化、标准化生产的当下,容里村的作坊式工厂制作单位分散,无法形成规模和构建起完整产业链,虽然仍有订单,但是受到长三角麻将机产业的冲击,净利润越来越低,利润率已经从过去的8%降到了现在的不到1%,失去了市场竞争力。

容里村的变迁,可以称得上是当下地方产业转型升级的一个缩影。

时代总是在变,新的东西会到来,老的东西会被淘汰。

就拿现在流行的手机打牌APP来说,在容里事业蒸蒸日上时,谁也预想不到,有一天人们可以摆脱时间、空间的束缚,在一部小小的智能手机上通过下拉微信,搜索“同城游”小程序的方式就能随时约牌对局。一键邀请好友,隔着天涯海北都能组队PK。

上图为同城游晃晃麻将小程序

快捷流畅的麻将操作体验

就像张泉灵说的那样,时代抛弃你的时候,连一句再见都不会说。

容里麻将村已经退出历史舞台,下一个落幕的有没有可能会是麻将机呢?